<tbody id="eoxjw"><div id="eoxjw"></div></tbody>
<tbody id="eoxjw"></tbody>

    <tbody id="eoxjw"><span id="eoxjw"></span></tbody>
    1. 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

      “南陳北李,相約建黨”是如何相約的(下)
      來源:《黨史博覽》2021年第1期  作者:閆樹軍  點擊次數:

      1920年1月,毛澤東(左四)與輔社成員在北京陶然亭合影

      ■三■

      19205月,維經斯基到達上海后,與陳獨秀進行了多次商談。他們的交流同樣是誠摯而愉快的。在交談中,他們對中國革命的前途基本上有了一致的估計。維經斯基又由陳獨秀介紹,會見了戴季陶、李漢俊、沈玄廬、張東蓀、陳望道、邵力子等人。他們進行了多次座談,交流中國革命的情況和十月革命后俄國的現狀,商討發起建立共產黨的問題,有的問題已談得比較具體。陳獨秀在被迫離開北京到上海后,就經過了認真思考,認定了馬克思主義是解決中國問題的良方。而通過與李大釗的信件往來和共產國際代表的到訪,他更認為自己應自發自覺地挺身向前。這符合陳獨秀的為人處世風格。

      6月,陳獨秀、李漢俊、俞秀松、施存統(后改名施復亮)、陳公培等5人在上海法租界老漁陽里2號《新青年》編輯部開會,決定建立共產黨組織,名稱暫定為社會共產黨,陳獨秀為負責人;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起草了具有黨綱性質的若干條文,內容包括要運用勞工專政、生產合作等手段達到社會革命的目的。陳獨秀在上海積極開展黨的組織創建工作,其過程和情況,都用書信的方式與北京的李大釗保持溝通交流,互相商討建黨有關的問題及細節上的考量。

      書信傳達,是“南陳北李,相約建黨”的最基本的體現和最基本的形式。但書信之“約”有時間上的滯后性,更有說不清的一些問題。于是,李大釗便將“相約”換了一種方式,派出“信使”。

      7月,張國燾要去上海。李大釗知道后表示贊成,認為張國燾很有必要去一趟上海,將在信中不好說明的、要采取實際行動“大干一場”的主張,從馬克思主義研究入手,更要有進一步計劃的想法等等,都詳細地交代給張國燾,由他向陳獨秀說清。

      張國燾回憶,在上海與陳獨秀談起李大釗的意向后,陳獨秀開門見山地說:“研究馬克思主義現在已經不是最主要的工作,現在需要立即組織一個中國共產黨?!?/span>

      張國燾在上海與陳獨秀商談建黨之事“繼續了兩個多星期,獲得了全部同意”?!瓣愊壬窒M畲筢撓壬臀覐乃僭诒狈桨l動,先組織北京小組,再向山東、山西、河南等省和天津、唐山等城市發展,如有可能,東北、蒙古和西北等廣大地區的組織發展也應注意?!?/span>

      隨之,陳獨秀又寫書信一封,寄給北京的張申府。

      張申府回憶說:“陳獨秀就黨的名稱問題征求李大釗的意見。關于黨的名稱叫什么,是叫社會黨還是叫共產黨,陳獨秀自己不能決定,就寫信給我,并要我告訴李守常。我和守常研究,就叫共產黨。這才是第三國際的意思,我們回了信?!标惇毿阍谛胖羞€希望他倆在北京發展黨組織。

      按照李大釗的“大干一場”的主張,陳獨秀在上海經過醞釀和準備,中國的第一個共產黨組織于19208月在上海法租界老漁陽里2號《新青年》編輯部正式成立。其成員主要是馬克思主義研究會的骨干,陳獨秀為書記。在中共一大召開之前,先后參加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的有陳獨秀、俞秀松、李漢俊、陳公培、陳望道、沈玄廬、楊明齋、施存統、李達、邵力子、沈雁冰、林祖涵(林伯渠)、李啟漢、袁振英、李中、沈澤民、周佛海等。

      9月上旬,張申府到上海了解建黨的情況。陳獨秀向他詳細介紹了在上海建黨的經過,希望他轉告李大釗,并在北京同時行動。

      張國燾、張申府二人返回北京后,把和陳獨秀商談的情況告訴了李大釗。李大釗“略經考慮,即無保留地表示贊成”。

      192010月,李大釗、張國燾、張申府三人在李大釗的辦公室正式成立了北京共產黨早期組織。當時取名“共產黨小組”。隨后,陸續發展了鄧中夏、羅章龍、劉仁靜、高君宇、何孟雄、陳為人等。192011月,正式成立“共產黨北京支部”,李大釗擔任書記。

      張國燾、張申府二人在“相約建黨”之北京與上海的“相約”中,實際上扮演了“聯絡員”的角色。

      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建立不久,李漢俊介紹董必武入黨,并給在武漢的董必武、張國恩去信,約其在武漢籌建共產黨組織。隨后,董必武與陳潭秋、趙子健等商討建黨事宜。同時,陳獨秀在上海發展劉伯垂入黨并委托其回武漢,與董必武、陳潭秋、包惠僧等聯系,于1920年秋成立了武漢共產黨早期組織。

      1920年春夏之交,毛澤東從北京到上海,與陳獨秀多次交談。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成立后,陳獨秀給長沙的毛澤東寫信,函約毛澤東在湖南建黨,并給他寄去《共產黨》月刊和社會主義青年團的章程,介紹上海共產黨組織的發展情況。毛澤東接陳獨秀的信和《共產黨》月刊、團章后,馬上秘密建立了湖南共產黨組織,并親自到湖南第一師范、第一中學等校物色團員人選。不僅如此,毛澤東還多次向遠在巴黎的蔡和森等人,介紹陳獨秀在上海建黨的情況。

      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成立之后,陳獨秀函約在山東名望很高的王樂平在濟南組織共產黨。王樂平比較開明,但無意建黨,就將此事委托給山東省立第一師范學校學生王盡美和山東省立第一中學學生鄧恩銘。王盡美、鄧恩銘等從此與上海黨組織取得聯系。大約在1921年春,濟南共產黨組織成立,最初成員有王盡美、鄧恩銘。陳獨秀還函約廣東的譚平山、陳公博,在日本的周佛海和在法國的張申府在當地建黨。張申府回憶說,到了法國“介紹劉清揚入了黨。接著我和劉清揚又介紹周總理入了黨”,“不久趙世炎到了法國,他是在上海由陳獨秀介紹入黨的。接著陳公培也到法國來了,他也是在上海由陳獨秀介紹入黨的。于是我和周總理、劉清揚、趙世炎、陳公培成立了小組,沒有正式名稱,成立后報告了陳獨秀”。正因為陳獨秀與各地共產主義者“相約建黨”,繼上海、北京共產黨早期組織成立后,1920年秋至1921年春,武漢、長沙、廣州、濟南等地先后建立起共產黨的早期組織。在日本和歐洲,中國留學生和僑民中的先進分子也建立了共產黨早期組織。


      1921年春,周恩來(左三)、張申府(左一)與天津覺悟社部分成員在法國巴黎合影

      ■四■

      1920117日,上海黨組織創辦《共產黨》月刊,第一次在中國明確地打出了共產黨的旗幟?!豆伯a黨》月刊的第一篇文章就是陳獨秀的《短言》,也即發刊詞。陳獨秀在發刊詞中寫道:“經濟的改造自然占人類改造之主要地位。吾人生產方法除資本主義及社會主義外,別無他途。資本主義在歐美已經由發達而傾于崩壞了,在中國才開始發達,而他的性質上必然的罪惡也照例扮演出來了。代他而起的自然是社會主義的生產方法,俄羅斯正是這種方法最大的最新的試驗場?!边@大大推動了建黨工作的開展。同月,在陳獨秀的主持下,上海的黨組織還起草了《中國共產黨宣言》,闡明中國共產主義者關于實現共產主義新社會的理想,提出消滅私有制,實行生產資料公有,廢除舊的國家機關,消滅階級的主張?!缎浴分羞€提出:無產階級要建立新社會,就要團結起來,開展階級斗爭,“用強力打倒資本家的國家”,鏟除資本制度;就要“組織一個革命的無產階級的政黨——共產黨”,領導無產階級奪取政權,建立無產階級專政,并“用革命的辦法造出許多共產主義的建設法”。這份《宣言》沒有向外發表,只是作為吸納黨員的標準,但比較系統地表達了中國共產主義者的理想和主張。

      19201216日,陳炯明邀請陳獨秀到廣東主辦新文化教育運動。接到邀請后,陳獨秀即寫信征求李大釗的意見。張國燾回憶說:“我們認為他去領導廣東的教育工作,有兩個重要作用:(一)可以將新文化和社會主義的新思潮廣泛的帶到廣東去;(二)可以在那里發動共產主義者的組織?!愊壬邮芰宋覀兊囊庖?,于12月間將上海支部的工作交由李漢俊、李達等人分擔,就只身到廣州去了?!钡綇V州后,陳獨秀通過維經斯基同李大釗確定了建立黨的全國統一組織的目標。

      1921年初,維經斯基帶著陳獨秀的介紹信到北大圖書館找李大釗,并就舉行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正式成立中國共產黨等問題進行了多次會談。因此,維經斯基離華后,中國共產黨正式成立籌備工作就實際地開展起來。

      19216月初,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代表尼克爾斯基先后到達上海,并與上海的共產黨早期組織成員李達、李漢俊建立了聯系。經過幾次交談,他們一致認為應盡快召開全國代表大會,正式成立中國共產黨。李達、李漢俊同當時在廣州的陳獨秀、在北京的李大釗通過書信商議,決定在上海召開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隨即,他們寫信通知北京、武漢、長沙、廣州、濟南和旅日的黨組織,各派兩名代表到上海出席會議。當年實際上代替陳獨秀領導上海黨組織的李達曾經這樣說:19216月間,“共產國際派了馬林和尼克洛夫(尼克爾斯基)兩人來到上海。他們和我們接洽之后,知道我們黨的情形,就要我即時召開黨代表大會,宣布中共的正式成立。當時黨的組織共有七個地方單位。我發出了七封信,要求各地黨部選派代表,到上海參加”。國內各地的黨組織和旅日的黨組織共派出13名代表出席了中共一大。他們是:上海的李達、李漢俊,武漢的董必武、陳潭秋,長沙的毛澤東、何叔衡,濟南的王盡美、鄧恩銘,北京的張國燾、劉仁靜,廣州的陳公博,旅日的周佛海,以及由陳獨秀指定的代表包惠僧。他們代表著全國50多名黨員。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尼克爾斯基出席了大會。

      中共一大的召開,宣告了中國共產黨的正式成立。中國共產黨的誕生,被毛澤東稱為“開天辟地的大事變”。這一事變,是“南陳北李”在馬克思主義的旗幟下,商議“相約”;在共產國際代表的建議下,由李大釗率先啟動;繼之思想深邃、性格倔強的陳獨秀以自覺的行動,完成了從局部、個別迅速發展到全國乃至海外,形成各地共產主義知識分子“相約建黨”的生動局面。這個局面,更是在共產國際代表的助推下,由上海再發開會之“約”。由此,促成了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召開,使“南陳北李,相約建黨”結出碩果?!?/span>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求是網鳳凰網國際在線中國青年網共產黨員網光明網中國日報網央視網中國網新華網中國政府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網河南黨史網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免费国产污网站在线观看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