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eoxjw"><div id="eoxjw"></div></tbody>
<tbody id="eoxjw"></tbody>

    <tbody id="eoxjw"><span id="eoxjw"></span></tbody>
    1. 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歲月如歌

      共和國建設者金學曙:一位共產黨人的紅色足跡(上篇)
      來源:人民論壇網  作者:葉致遠  點擊次數:

      年輕時候的金學曙醫生


      冒險義助志士的“白衣天使”

            19495月初,上海解放前夕,在霞飛路虹橋療養院一處僻靜的角落里,夜深人靜,只有一點微弱的火光,映出一張年輕又嚴肅的臉??凑媪?,那是個一襲白衣的女青年,披著深色外套,盡量壓低身體,遮擋著一堆正在燃燒的紙張。夜色中,她的肩膀在微微地顫抖,不時警惕地環視周圍,生怕被人察覺。

            與此同時,不遠處的虹橋療養院206號病房,民盟主席張瀾正愁眉不展,枯坐沉思,旁邊是同樣憂心忡忡的羅隆基,他背著手在病房里踱步,十分緊張。就在相鄰的205病房,三名制服大漢正在打牌聊天,配槍在燈下泛著烏黝黝的藍光。

      原來,1949420日,國民黨政府拒絕了中國共產黨提出的和平條件。21日,解放軍百萬雄師打響了渡江戰役,23日就解放了南京。26日,蔣介石趕到上海,當天就緊急召見一批軍政要員,除了給部下打氣,還要屠殺一批革命志士泄恨。他給毛人鳳發去密電:“……所有在押的共產黨、民主分子、嫌疑犯,包括保釋出來的政治犯,一律處置,不給共產黨留下活口……”其中就包括民盟負責人張瀾和羅隆基。

           早在194710月就已被國民黨宣布為“非法團體”,勒令解散的民盟,總部已由沈鈞儒等赴港組織恢復,而主席張瀾則繼續留滬為總部籌款,并策動西南軍政首腦起義。這大大觸怒了蔣介石。既有蔣介石的密電,194959日,國民黨上海警備司令部便準備拘捕張、羅,但因張、羅是很有影響力的民主人士,他們原本擬定的直接刺殺計劃被迫擱淺,加之有事先被中共地下黨爭取過來的閻錦文從中斡旋,拘捕改為就院監守,張、羅被軟禁在上海虹橋療養院206號病房,由三名警備隊員住在205病房,晝夜輪班看守。

           當時,除了貼身看守的警員,張、羅所住病區也已被上海警備司令部十多名特務包圍。隨著解放軍不斷逼近上海,周恩來領導的中共地下黨預見到,如不及時營救,張、羅在國民黨當局撤離上海之前必遭毒手,情勢非常緊急。

      張瀾和羅隆基也知道自己很可能命在旦夕,但比自身性命更堪憂慮的,是民盟大批愛國志士的生命安全。他們手握重要文件,一旦被抄,必將令愛國者們在敵人最后的瘋狂反撲中被按圖索驥,大量屠殺,給革命事業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后果不堪設想。

            張瀾急于銷毀手里的大批文件資料,但苦于自己入院不久,情況不甚熟悉,不知何人可信,雖有丁院長、鄭院長等相助,但他們目標太大,容易引起特務軍警的注意,便讓1947年即已入院治療的羅隆基去設法。羅隆基想盡辦法,終于避開特務們的嚴密監視,悄悄地找到他最信任的名叫金學曙的小醫生,托以重任。

           在此之前,羅隆基住院期間,金學曙就曾多次幫助過他傳遞信息,開展工作,因此羅隆基才對她格外信任,找她幫助張瀾銷毀文件。但今次不同往日,金學曙知道,虹橋療養院里里外外都是如狼似虎的國民黨軍警特務,她還知道隨著解放軍逼近上海,大戰在即,國民黨正在大肆搜捕、殺害進步人士和地下黨員。雖然在各方斡旋下,他們還不敢明目張膽馬上對張、羅下手,但自己只是一名醫務人員,無人保護,幫助張、羅的行為一旦被發現,特務軍警們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殺害自己,除了打擊報復,還可“殺一儆百”,起到恐嚇威懾作用。

           金學曙沒有上過戰場,手里只拿過醫療器械,但日寇的炸彈令她父母雙亡,成為孤兒的童年經歷,給了她非同一般的堅毅和對戰爭與和平的深刻認識。她深知,唯有順應民心的隊伍,才能為人民爭取到真正的和平,而自己冒著生命危險支持的,不正是這樣的隊伍嗎?

           為了國家和民族的未來,個人的生死存亡又何足惜。雖有性命之憂,但是大義當前,年輕的金學曙,毅然把生死置之度外,點頭答應了羅隆基的請求。經過一番密斟,她告訴羅隆基自己晚間會來打針送藥,借此機會可先轉移一小部分文件,讓他和張瀾提前做好準備。

            就這樣,金學曙一次一次成功應付了特務們兇神惡煞的威脅,不懷好意的盤問,還有擦肩而過的各種危險。她利用自身行醫問診的便利,憑借過人的膽識和機智,成功避開特務軍警的耳目,歷經多次驚心動魄,一波三折的迂回過程,終于把張瀾和羅隆基保存的重要文件秘密轉移,并分批銷毀。

            虹橋療養院畢竟人多眼雜,1935年鄒韜奮邀戈公振來滬,僅七天戈公振就在虹橋療養院神秘死亡,論及其病因和虹橋療養院首屈一指的醫療條件,的確匪夷所思??紤]到安全因素,金學曙清醒地意識到,在嚴峻考驗面前,任何大意疏忽都會給革命事業帶來慘痛損失,任何人都不能輕易托付。因此,無論是平時相好的姐妹,還是一直敬重的院領導,她都不敢透露一點消息,也不敢尋求任何幫助,生怕危急關頭,有人變節,導致功虧一簣。

            因此,這一切,金學曙都要一個人,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獨自悄悄完成。于是,便有了開頭那看似平靜,實則萬分兇險的一幕。


      1949年,丁惠康(右)、張瀾(中)、羅隆基在上海虹橋療養院

            從羅隆基1947年入住虹橋療養院治療肺結核和糖尿病,到張瀾、羅隆基1949524日晚最終被救脫險,這期間發生的那些驚心動魄的故事,傳誦甚廣,很久以后,還被搬上了電影《建國大業》的大銀幕。但是,金學曙醫生的義舉卻始終鮮為人知。

           建國后,張、羅離滬赴京,出席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上,張瀾當選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羅隆基于新中國成立后被任命為政務委員。金學曙在上海解放后不久也來到北京,但她從未主動聯系過張瀾和羅隆基。

           解放后,營救張瀾、羅隆基有功的閻錦文被政府安置在上海市公安局任專員。他每次到北京,已是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的張瀾都必設家宴招待,親自作陪。后閻錦文長駐北京,并受邀擔任了宣武區政協委員。

            “文革”期間,閻錦文受到迫害?!拔母铩焙?,在落實政策中,閻錦文沒有其他要求,只向全國政協提出一個要求,就是將其由退休改為離休。表面上看,這涉及閻錦文是否能享受離休待遇的問題,實際上,究竟是退休還是離休,則是界定他參加革命工作時間的大事。對此,全國政協主席鄧穎超親自做出批示:“……營救張瀾、羅隆基在當時是件大事。所以,我印象較深。閻錦文先生對中國革命是有貢獻的,凡是對我們黨、國家和人民做過好事的人,我們是不應忘記的,更不能虧待人家……”。此后,按黨的干部政策,閻錦文參加革命工作時間從他營救張瀾、羅隆基之日起算,由此他獲得離休干部身份。

            后來,了解內情的虹橋療養院老友來京看望金醫生的時候,告訴了她閻錦文的事情,勸她也給自己想想辦法,爭取一下離休待遇。金醫生聽后,笑著說,人家做了那么大的事情,我只做了一點點小事,怎么能向國家要待遇?我就是個大夫,幫助病人,都是應該做的。老友誠摯地說,離休干部在醫療報銷等各方面都有更高待遇,而且這不單是為了經濟考慮,還是一個黨員一輩子的大事,一定要搞清楚的呀。金醫生還是那句話:“我做的都是應該做的事,就不去給國家添麻煩了?!?/span>

            多年后,當金醫生病重急需特殊藥品時,卻不能報銷,也因為醫院床位緊張而無法及時住院治療。直到金醫生2014年去世,她始終未將自己解放前的這段經歷向組織反映,也從未向組織上提出過任何要求。

               告別十里洋場的革命伴侶

      1948年,在一場樸素的婚禮上,金學曙醫生與鐵路工程專家施錫祉在上海結為伉儷。禮成后,一位鶴發長髯,滿面微笑的老人上前向這對新人表示恭喜。這位老人便是他們的證婚人,也是日后對他們的一生產生了重要影響的愛國民主人士陳叔通。陳叔通是浙江杭州人,曾執教于杭州求是書院。求是書院是浙江大學前身,在當時培養出了一大批愛國精英,其中就有金醫生的公公、民國開國名將施承志,以及錢學森的父親錢均夫。施承志和錢均夫是世交,關系親厚,他們又都與亦師亦友的陳叔通感情甚篤。

      因此,盡管當時陳叔通處境十分危險,他還是把個人安危置之度外,為金學曙和施錫祉證婚。原來,1947年,陳叔通發動“十老上書”營救被捕進步學生事件之后,國民黨政府加緊了對國統區共產黨人和革命人民的鎮壓,時在上海的部份民主人士被迫轉入地下或撤離。陳叔通則留在上海,堅持斗爭,并與中共保持著密切聯系。白色恐怖之下,蔣介石侍從室主任陳布雷曾托人轉告陳叔通說:“我已兩次把你的大名從共黨嫌疑分子名單上勾了去,今后你若再要活動,我就無能為力了!”陳叔通卻一笑置之,請人轉告陳布雷:“我也勸你早日洗手,棄暗投明?!?/span>

      金學曙和丈夫施錫祉正是受了世交長輩陳叔通的影響,自新婚伊始,就不單沉浸在二人的小家庭里,兩顆年輕的心,時刻關切著國家和民族的命運,在解放前的上海,在黎明前最后的黑暗中,一步步向著光明靠攏。新婚燕爾的金醫生,能夠不顧個人安危,義助張瀾、羅隆基,這與叔老的言傳身教不無關系。

            19495月,上海解放后,陳叔通同上海其他民主人士一起從北平回到上海,宣傳黨的方針政策,發起成立工商界勞軍分會,慰勞解放軍,廣泛動員和聯絡社會各界積極參與。在這火熱的氛圍里,金學曙和丈夫慷慨解囊,把二人小家庭的全部積蓄都捐獻了出來,金醫生還積極參加婦女屆的勞軍活動,為解放軍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7月,勞軍總會在陳叔通的主持下,以捐獻、義賣等各種形式,取得了認繳款物87億元(舊幣)的卓著成績,陳毅市長特此親筆書寫了“勞軍模范”四個字,感謝各界人士的厚愛和熱情。

      新中國剛一成立,金學曙和丈夫即雙雙離開上海,奔赴百業待興的北京,這也與叔老的影響有莫大的關系。

      早在19494月,渡江戰役勝利之時,黨中央、毛主席就已高瞻遠矚地及時地把解放、接管、管理上海提到了議事日程上來。194947日,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致鄧小平、饒漱石、陳毅電,指出:“……接收及管理上海如果沒有自由資產階級的幫助,可能發生很大的困難,很難對付帝國主義、官僚資本及國民黨的強大的聯合勢力,很難使這些敵對勢力處于孤立。這件事,你們現在就應開始注意。因此,請你們考慮,是否有必要在沒有占領上海以前,即吸收他們參加某些工作。而在占領上海以后,則吸引更多的這類人物參加工作?!边@一電報表明,上海解放前夕,毛澤東就提出了應當注意吸收更多黨外人士參加工作,以克服面臨的困難。

            當時的上海聚集了一批全國各領域的頂尖人才。金醫生的丈夫施錫祉即是當時全國屈指可數的通曉德、英、俄三種外語的土木工程專家,而身為西醫的金學曙在缺醫少藥的建國初期也是極為稀缺的醫務人才。且夫妻二人都是自學生時代便在上海學習生活,10余年來已習慣了上海的水土,當時上海的生活條件也更加優越,繼續在上海工作,對兩人來講確實是比較好的選擇。

             19496月,陳叔通從上海來到北京,被推為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副主任,并出席了開國大典。新中國成立后,他擔任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工商聯主任委員等職。在北京定居后,陳叔通曾告知金醫生夫婦他在北京頭發胡同56號居住,隨時歡迎來訪。但考慮到叔老事務繁忙,金醫生夫婦一直都沒有去麻煩過陳叔通。

            看著一大把年紀的陳叔通老人不辭辛苦,為了新中國來回奔波,更離滬赴京共襄大業,兩個年輕人感動之余,決心以叔老為榜樣,到新中國更需要他們的地方去,到人民更需要他們的地方去。國家要建設新中國的鐵路,北京鐵道部急需工程技術專家。人民日報社由河北省平山縣里莊遷至北京,報社急需專業醫生。一切為了新中國。拋掉了上海辛苦營造的小家,帶著簡單的行李,金醫生抱著剛出生的女兒,和丈夫肩并肩,離開了上海十里洋場,奔赴熱火朝天的北京。一對革命伴侶,自此開始譜寫一生與新中國同呼吸、共命運的新篇章。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求是網鳳凰網國際在線中國青年網共產黨員網光明網中國日報網央視網中國網新華網中國政府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網河南黨史網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免费国产污网站在线观看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