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eoxjw"><div id="eoxjw"></div></tbody>
<tbody id="eoxjw"></tbody>

    <tbody id="eoxjw"><span id="eoxjw"></span></tbody>
    1. 以史鑒今 資政育人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精品圖文回顧

      皮旅中原東路突圍成功背后的“秘密”(下)
      來源:《黨史博覽》2020年第8期  作者:吳東峰  點擊次數:

         圖片說明:1955年皮定均被授予中將軍銜

      ■同舟共濟:“人橋”是怎樣連接起來的■

      磨子潭,是皮旅穿越大別山的最后一道屏障。

      所謂磨子潭,其實是淠河的一段。大水從岳池奔涌而下,河中央有一塊黃石頭,又大又圓,直徑10多米,東面水大,西面水小,河水經年累月圍著它轉,沖出了一個很深的潭,故此得名。

      如今我們站在這里,面對著的是一片安靜的河面,對面的三座大山仍如屏風般立在眼前,當年的磨子潭早已不見蹤影了。新中國成立后,為了治理洪澇災害,這里建起了佛子嶺、響洪甸、磨子潭三座大型水庫。

      201881歲的汪舟龍,退休前是磨子潭鎮政府的工作人員,后來,鎮里返聘他編撰鎮志。當年皮旅搶渡磨子潭時,他已經記事了。

      汪舟龍回憶,那天夜里,睡到半夜,突然響起了一陣槍聲,我們都嚇得不敢動,到了早上,槍聲才逐漸停了。八九點左右,汪舟龍跑出門去看熱鬧,眼前的情景使他驚訝不已:黑壓壓的部隊開過來,三五成群,接二連三地走過去,前不見頭,后不見尾,一直走到下午三四點。

      汪舟龍后來才知道,這支被群眾稱為紅色部隊的,就是皮定均率領的皮旅,而此時的皮旅正面臨著生死考驗。

      當皮旅官兵趕往磨子潭結集時,國民黨軍整編第48師的部隊已在岳西、舒城、潛山布防阻擊,其先頭部隊夜半可趕到磨子潭。這是皮定均在電話里詐獲的敵人情報。

      形勢十分嚴峻。部隊已經來到磨子潭,烏云密布,大雨驟至。敵人正在向大河逼近,要搶占河對岸如屏風似的三座山頭,依托大河之險,阻擋皮旅6000余人馬渡河。

      搶渡磨子潭的過程驚心動魄。

      皮旅官兵都記得,在突如其來的變化中,即使情況萬分危急,皮定均依然頭腦清醒,應付自如。他沒有像趕鴨子一樣趕部隊下水,而是向船工作了調查,找到上游水位最低的三個地方作為徒涉場。與此同時,皮定均十分嚴厲地下了三道命令:

      第一,命令1團團長王誠漢:“1團火速徒涉過河,協助3團向敵人反擊?!?/span>

      第二,命令工兵連連長:“與老鄉組成擺渡隊,用木船,擺渡23位婦女、2個嬰兒和其他傷病員,要絕對保證安全?!?/span>

      第三,派出騎兵通信員,向擔任后衛的2團團長鐘發生傳達命令:“迅速跑步跟上來,徒涉過河?!?/span>

      很快,各部隊有條不紊、秩序井然地渡過了磨子潭。汪舟龍至今仍十分迷惑:這一夜,大雨傾盆,水漲岸遠,皮旅是靠什么工具渡過磨子潭的?

      舟渡?老人說,一條船,只能裝10人,總共才有5條船,6000余人要何時才能渡完?

      橋渡?老人說,因水深流急,風大浪高,三次架設都沒成功,夜半就放棄了。

      皮定均的警衛員趙元?;貞?,夜里10點鐘左右,皮定均果斷地說:“我們不能猶豫了,現在只能用小船把女同志和傷病員渡過去,部隊涉水過去?!?/span>

      而后,皮定均與徐子榮、方升普站在岸邊商量,當機立斷,決定全旅徒涉過河。起初,水深齊胸,到河中心,水面上只露出一個個腦袋。徒涉過河困難很大。參謀長命令工兵把繩子接起來拉過河,然后官兵們拉著繩子過河。

      汪舟龍采訪了許多當事人,許多人都說是用一條很長的繩子拉過去的。但據汪舟龍了解,在當時的情況下,不可能有那么長的繩子。

      皮旅老戰士李堂明的一段回憶揭開了這一秘密:

      狂風夾著暴雨,打得人臉生疼。急流又把人沖得東倒西歪,惡浪一個個劈頭蓋來,不時地叫你嗆上幾口水。河底又全是溜光圓滑的石子,稍不小心就會跌倒。我們互相拉著腰帶,連成一條長鏈,在波濤中艱難地前進。敵人的機槍、炮彈向著河面上亂射亂轟,長鏈中不斷有人被流彈擊中倒下,被洶涌的河水卷走,其余的同志又搶上一步,把鏈條接上……

      原來,一部分戰士手拉手結成一道“人橋”,成為名副其實的中流砥柱,讓戰友們攀附他們的身體,橫渡淠河。

      汪舟龍還談到,急流彈雨中的皮旅分三路強渡,其中有10余人被急流卷走。作為先前渡河的313連在阻擊國民黨軍的戰斗中,被敵割斷,與主力失聯,后編入鄂東獨立25團。這段很少被人提及的歷史,證明皮旅在千里突圍中,并不是毫無損失,而是起碼損失了一個連以上的實力。

      大部分部隊過河后,皮定均、徐子榮等旅領導才開始乘船過河。

      皮定均警衛員趙元?;貞浾f,皮旅長一邊指揮部隊徒涉,一邊幫助婦女和傷員上船。當皮定均看到船要開動時,便直接走下河床,要和官兵們一起涉水過河,但幸虧被站在水里的戰士一把拉住了。

      新中國成立后,皮定均與毛澤東在一起

      ■令行禁止:皮定均要求部隊立即出發的決心毫不動搖■

      走出大別山后,便是一馬平川的皖中平原。

      1946713日,皮旅6000余人集合在毛坦廠鎮東山坡上,召開了穿越皖中平原的動員大會。在這個動員大會上,皮定均作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要求部隊徹底輕裝:“除了武器彈藥和身上穿的衣服鞋子,其他東西一律甩掉!”皮旅老兵晁尚志回憶說:“皮旅長令行禁止,決不客氣,決不馬虎,決不猶豫,決不動搖?!?/span>

      軍令如山。據皮旅老兵回憶,那一天動員會后,皮旅官兵的背包,整整丟滿了一山溝,橫七豎八,花花綠綠。一馱子一馱子的檔案、文件,在火中化成了青煙。

      不僅如此,皮定均還對輕裝進行了嚴格的檢查,輕裝徹底到所有的炊事擔子、公文箱子和個人的全部用品,甚至連走不動的牲口都要精簡掉。

      部隊進行徹底的輕裝,為的是接下來的五天五夜的高速急行軍。因為在接下來的五晝夜里,他們要和國民黨的圍堵部隊“賽跑”:向東飛奔350公里,沖出敵人即將合攏的包圍圈,與蘇皖解放區部隊會師。

      715日拂曉,皮旅31營輕取官亭鎮,俘虜地方民團百余人。此時,部隊由于連續行軍,格外疲勞,但在該鎮僅停留不到一小時,便又出發,向北拐向鳳陽。

      本來計劃在吳山廟休息,但皮定均聽偵察隊報告,敵人已在淮南路兩側強征民夫搶修工事,又當即決定:“在吳山廟吃飯,吃完飯立即出發?!?/span>2團團長鐘發生提出:“部隊太疲勞了,休息一天吧!”

      皮旅老戰士張國治生前接受筆者采訪時回憶,為了休息的事情,鐘發生團長和皮定均旅長兩位老戰友竟然大吵了一架。

      皮定均斬釘截鐵地說:“不能停留,吃過飯馬上就走!”毫無商量的余地。

      鐘發生指著皮定均大吼:“你算什么英雄,怕死鬼!在這里休息一天有什么了不起?敵人來了,老子去打!”

      罵歸罵,走歸走。鐘發生不敢違抗軍令,很不情愿地帶部隊出發時,還在大街上罵罵咧咧。

      其他領導也有主張休息的,但皮定均還是那句話:“走!服從命令!”

      此時,人稱“政委媽媽”的徐子榮看到部隊官兵實在太疲憊了,也勸皮定均:“是不是稍稍休息一下?短一些,不要一天,三個小時吧?!毙熳訕s是皮旅黨委書記,1927年入黨的老黨員,年齡也比皮定均大六歲。

      可是,這時皮定均的犟脾氣上來了,連徐子榮的面子也不給。他說:“部隊停不得,三個師的國軍正向我們包圍過來,這里多停幾個小時,就有全軍覆沒的危險。如果把部隊損失了,我們怎么交代!”

      皮定均沒有發火,而是一臉嚴肅,臉色鐵青,加上那上翹的嘴唇,由喜變怒,更加可怕。他要求部隊立即出發的決心毫不動搖!

      皮旅官兵還是按照旅長的命令,準時離開吳山廟,連夜搶越淮南路,進入定遠地區,再向津浦路飛速前進。

      就在皮旅離開吳山廟不到3小時,國民黨軍整編第48138旅乘汽車于次日凌晨趕到了淮南路。

      張國治說,當他們趕到時,我們早已越過淮南路,走出幾十里地了。他說:“如果當時皮定均不堅持自己的意見,在吳山廟休息哪怕只有3個小時,其后果就不堪設想?!?/span>

      ■情深義重:突圍中誕生了兩個小生命■                                 

      皮定均之子皮效農在出席紀念皮定均誕辰90周年活動時,說過這樣一段話:

      父親是個軍人、戰將,在戰場上叱咤風云,軍令如山,可是在平時生活中,他又是個老農、慈父。也許是從小在大別山生活的艱辛和苦難,家庭的破碎和奶奶的教育,使他對勞動人民具有一種本能的尊重與熱愛。他常教育我們要尊重警衛員、駕駛員、炊事員、保姆,尊重他們的人格。這與我奶奶對我父親說的“見到窮人討飯要給一口飯”的話是一樣的。

      其實,皮定均又何止在家庭生活中是“慈父”呢?在中原突圍行軍打仗的日日夜夜里,皮旅官兵對他的“慈父”形象記憶猶新,親切而溫暖。

      他們說,別看皮司令指揮作戰軍令如山、六親不認、鐵面無私,但他對戰友、對部屬、對老百姓可好啦!在皮旅官兵眼中,嘴唇上翹、喜氣洋洋的皮定均,是和藹可親的“兄長”和“慈父”。

      參加皮旅突圍的官兵中,有23位女同志。這些女同志非常了不起,她們與男同志一樣,跋山涉水,走完了艱難困苦的24天行程。

      不僅如此,在突圍過程中,女兵隊伍中還誕生了兩個小生命,這是中原突圍奇跡中的“奇跡”。

      第一個生孩子的是供給部部長范惠的愛人薛留柱。中原突圍時,她已臨近分娩,旅首長知道她要分娩,專門配了一匹騾子給她騎。薛留柱在快走到吳家店時,感覺到有臨產的預兆,孩子是在當地農民家的灶房里出生的。為了紀念中原突圍,范惠夫婦為這個女孩取名“中原”。

      范惠夫婦一輩子都記得:皮定均、徐子榮等旅領導知道后,都來看望和道喜。他們說:“行軍打仗還添丁增口,真是大喜事??!”

      他們記得皮定均抱起小中原,邊端詳邊夸獎:“這娃娃漂亮,名字很有意義,要好好照顧她?!逼ざň睿号梢桓睋?,四個戰士,輪流抬著母女行軍。

      四天后,皮旅在狂風暴雨中搶渡磨子潭。趙元?;貞?,這時,敵人的機槍子彈已經落到河中間,炮彈掀起的水柱幾乎把小船震翻。皮定均目送家屬、傷員上船時,很快發現了隊伍里少了一副擔架。他問供給部部長范惠和他的愛人薛留柱:“孩子呢?”范惠沒有回答,仰頭望天。薛留柱淚水漣漣,低頭不語。

      皮定均立即明白了,他們為了不影響部隊行動,把剛出生的孩子送到老百姓家里了。此時,皮定均無法發火,也無可奈何,他嘆了口氣,說:“算了吧,算了吧,這孩子多可愛??!”

      時隔28年后,范惠夫婦終于在大別山區找到了自己的女兒中原,當時她已經是幾個孩子的媽媽了。

      在突圍途中誕生的另一個小生命,是3團參謀長青雄虎、何濟華夫婦的孩子,一個名叫“突突”的女孩。

      皮旅31營營長趙聯誠回憶,當時,2團和1團在前面打得正緊,皮旅長命令,作為后衛的3團快速向前靠攏,準備投入戰斗。正在這時,青雄虎對趙營長說:“我先到前面去,你走慢點,我愛人要生孩子啦!”趙營長慢慢走,等到了騎在馬上的團參謀長愛人何濟華。趙聯誠回憶說:“她臉色發青,羊水都流出來了。我們把她扶下馬,不到二十分鐘就生下了一個女孩?!?/span>

      皮定均是在一座橋下指揮部隊攻打青風嶺時,得知青雄虎愛人生孩子了。3團團長曹玉清回憶,先頭部隊發起兩次佯攻都失敗了,皮定均顧不上細問,卻關照衛生隊派個醫生去照顧,并特別囑咐曹玉清:“一定要保證母子平安?!?/span>

      強攻青風嶺戰斗結束后,皮定均一直站在路邊等著3團的隊伍上來,打聽青雄虎愛人在哪兒。當看到何濟華拄根棍子走在隊伍里,有個戰士幫她抱著新生的嬰兒,皮定均非常驚訝:“你怎么不坐擔架?這身體怎么能受得了?”

      何濟華回憶,皮定均從戰士手中接過嬰兒,對著小臉蛋親了一口。他高興地對何濟華說:“這是戰火中誕生的孩子,我們這支部隊后繼有人啦!”何濟華和幾位女戰士都提議皮旅長為小孩起個名字,皮定均稍微思考一下,說:“就叫突突吧,在中原突圍中誕生的孩子?!?/span>

      在突圍路上“突突”槍聲中誕生的“突突”,一出生就習慣了槍聲。何濟華說,第二天在搶渡磨子潭時,敵人機槍子彈打穿了她的襁褓,她也不哭不鬧。但是部隊一停下來休息時,她反倒哭鬧起來。

      范中原、青突突,兩朵戰地之花,她們的名字合起來代表“中原突圍”。這兩朵戰地之花,不僅僅是愛情之花、生命之花,更是皮旅這一堅強集體中的團結友愛之花。她們確實是中原突圍“奇跡中的‘奇跡’”?!?/span>

      〔作者聲明:本文寫作中參閱了皮效農主編的《皮定均的一生》(中央文獻出版社2013年版)及皮定均著《鐵流千里》、張鳳雛著《將軍生死錄》等作品,特此鳴謝!〕

      友情鏈接

      鄭州擎天近代中國研究國家檔案局國史網求是網鳳凰網國際在線中國青年網共產黨員網光明網中國日報網央視網中國網新華網中國政府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人民網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共產黨歷史網河南黨史網

      黨史博覽雜志社主辦 Copyright ? 2000-2018 中共黨史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黨史博覽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豫ICP備18012056號
      免费国产污网站在线观看15